:::
:: 協會資訊
:: 會員登錄
帳號:

密碼:

記住我



忘記密碼?

現在註冊!
:::

[公告] 你在看我嗎?》議員每天在街頭做這件事 感動好多人....

人氣203
arbintw - 蔣月惠縣議員服務處 | 2017-07-26 21:43:23

 

你在看我嗎?》議員每天在街頭做這件事 感動好多人....
 


 

靠街頭拉小提琴選上議員的屏東縣議員蔣月惠。(記者侯承旭攝)

2017-07-20 07:36

〔記者侯承旭/屏東報導〕未婚的無黨籍屏東縣議員蔣月惠,曾參選3次,沒有總部與文宣,只在街頭拉小提琴,3次都落選,第4次意外選上縣議員,素人從政讓沉悶的屏東政壇激起漣漪,她把每天當作是議員任期的最後一天。

Q:妳沒有從政經驗,當初為何參選?
A:我出社會後在屏東的私校擔任會計,也跟著教會探訪身障與弱勢家庭,20多年前外國傳教士成立的「羅騰園」準備解散,我不忍收容的孩子們被拆散安置,於是辭掉工作接下「羅騰園」,但日常開銷非常大,現在還收容快20人,10幾年前政府頒布選舉1票補助30元的規定,為了籌措經費,我決定投入選舉,單純只是想獲得選票補助,沒想到第1次參選不僅沒拿到補助款,選舉保證金還被沒收,第2次雖然拿回保證金、但得票未達補助門檻,第3次終於獲得選票補助,第4次還意外當選縣議員。

Q:妳怎麼會想到靠街頭拉小提琴來參選?
A:我出社會後才開始接觸鋼琴、小提琴,也用音樂開導收容的孩子們,也曾帶孩子們上街頭演奏募款,還因為違規募款被政府開罰6萬元,對試圖走入人群的孩子們打擊很大,我沒有靠山,只好一個人繼續在街頭或市場拉琴募款,即使競選期間也是拉琴,我參選不是為了當選,從頭到尾沒有政見,會認識我進而投票給我的都是騎機車的販夫走卒,大家都是艱苦人。

Q:當上議員後,是否覺得擁有更多權力?
A:老實說,我當議員還是四面楚歌,我沒有派系、沒有背景,在屏東政壇是孤鳥,縣府官員幾乎不太理我,還有官員打電話來要我縮短質詢時間,有些議員同僚還會讓我漏氣,我曾經哭泣過,但想到以前為身障孩子的三餐奔走,以及投票給我的人,我必須打起精神。

Q:很多奇怪棘手的案件都找你陳情,你似乎來者不拒?
A:當上議員才知道很多百姓遭受委屈無處申訴,民代若不反映民意,還算民代嗎?有民眾陳情皮革廠排放汙水,只要我在屏東,每天都去皮革廠的排水口檢查,已持續超過700天,台糖養豬場臭氣沖天,我也天天去檢查,發現違規就上網直播,讓主管機關接受網友監督,日治時代的屏東游泳池要拆,我也穿上泳衣率眾抗議,距離我選區百公里外的恆春居民陳情,我也兩肋插刀,還跟陳情人連夜開車到台北找政務委員唐鳳幫忙,上帝既然讓我當議員,對於求助無門的百姓就不應該拒於門外。

Q:素人參政,你觀察到的政治是什麼?
A:政府機關組織龐大、資源權力也大,公務員素質很高,但遇到問題就用法條推來推去,讓百姓四處碰壁,官員只想討好有派系背景的民代,利益團體也只會纏著有影響力的民代,政治圈內人際關係無所不在,想要加入既有的權力結構,就要放棄自己的堅持,我看得很開,每天都當作是議員任期的最後一天,不想被約束。

Q:你每個月的議員薪資都捐出來,自己怎麼生活?
A:扣除各種費用後,議員每個月實領不到7萬元,我只留4000元,其他都捐給「羅騰園」,反正我只有一個人,大部分時間都跟孩子們吃,至於議會開議期間的出席費、車馬費、餐費等,還有年終1.5個月的研究費,日常開銷、選民服務靠這些就夠了,我每天還是上街拉琴募款,雖然常走音,但不拉琴孩子們會餓肚子,還好議員拉琴警察不會趕。

Q:妳的任期還剩1年多,有連任打算嗎?
A:2年多的議員任期,為了張羅孩子們的開銷還透支不少,為了選票補助,我一定會去登記參選,也會繼續拉小提琴,我知道過去得罪不少人,也有很多人不認同我,我快60歲了,不會焦慮連任的關卡,只希望收容的孩子不會被拆散,會不會當選就交給上帝。

 

儘管經常走音,但為了不讓收容的孩子餓肚子,屏東縣議員蔣月惠還是每天上街頭拉小提琴募款。(記者侯承旭攝)

人氣203

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對於發言內容,由發表者自負責任。

屏東縣基督教羅騰園肢體殘障服務協會

屏東市和生路一段851巷17號 | 電話 08-7518078 、08-7511936| 傳真 08-7516223

屏東市華山街32號 | 電話 08-7369180

屏東市和生路一段851巷17弄35號(羅騰家園)